不生产超跑 但为F1赛车提供发动机的雷诺是什么样的神存在

  • 时间:
  • 浏览:38
  • 来源:365bet娱乐注册-365bet真人投注

  能够为多家F1车队提供引擎,成为超级赛车F1的发动机供应商,技术储备相当丰富但却只“甘心”量产民用车,这就是很有想法和特点的雷诺。运动基因始终贯穿在雷诺的造车理念中,但你真的了解它的背后知识点么?

  

  专访雷诺运动赛车部F1车队首席技术官Bob Bell

  腾讯汽车:在巴林站的时候,里卡多大概比赛了前几圈,就因为发动机故障退赛了。在昨天的排位赛之前第三季练习赛它也是发生了报告,我觉得这个问题在赛季初来说紧密的出现,这主要是什么原因呢?

  Bob Bell:发生在他身上我们觉得很不幸,但是我们不是故意让他受到很不公正的对待。因为我们对于所有车手,我们的引擎上是提供配置完全一样的引擎。这两个问题完全不一样的,一个是电池里面的问题,另外是涡轮增压系统里面的问题。具体这里面的原因我们还没有查清楚。

  腾讯汽车:我刚刚看到里卡多刚接受好采访,他对雷诺发动机这边就不是很好,所以想问问看,红牛在去年好像也和雷诺不是很愉快,是否会在今年结束之后中断和红牛的合作?

  Bob Bell: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性,这也是有可能性的,他们也有权利这么做,当然我们不希望他这么做,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跟我们继续合作。现在小红牛是跟本田合作,大红牛还在用我们引擎。明年他们至少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和我们合作,要么和本田去开始在大红牛的层面上合作,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够继续跟我们合作。

  腾讯汽车:问一下技术问题,雷诺引擎跟法拉利、奔驰引擎如果在马力上也差异的话,你认为会相差多少?

  Bob Bell:一圈是在0.3、0.4秒的差距,是零点几个马力,差一点点。这个不单单只是有多少马力,要跟整个赛车做整体的配合,如果赛车不接受供出来的能量,还是不能开,所以是整体结合的问题。

  腾讯汽车:雷诺第三年进入F1赛事,进来之前有计划,比如说是哪一年取得什么样的成绩?现在这个计划有没有达到?现在还有什么改变吗?这个计划现在的进度。

  Bob Bell:我们自2016年重返F1赛事后,这两三年进步还是很明显的,因为我们看到第一年排第9,第二年排名第六,今年是第三年。去年,在所有车队里面,我们拥有速度第四快的赛车。与前三大车队去竞争,中间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的。总体而言,我们还在不断的进步,但还是有差距。我们希望明年的时候,我们可以成为领奖台上有力的争夺者,最早在后年的时候,希望可以得到单场比赛的冠军,甚至说可以在整个年度的总冠军里面成为有力的竞争者,所以这至少是一个五年计划,可能会更加长去实现这个长远的目标。

  腾讯汽车:我问一个非技术领域的问题,雷诺很多次进入F1,以前也拿过非常辉煌的冠军,V8时代非常辉煌。雷诺自己没有生产超跑,什么动力让雷诺一直坚持在F1?

  Bob Bell:雷诺日产三菱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集团,大部分产品定位还是以大众消费群的,这个是联盟的定位。雷诺也希望其F1车队取得好的表现,通过我们的F1车队可以看到,我们是有速度,有能力的。

  专访雷诺运动赛车部总经理Cyril Abiteboul

  

  腾讯汽车:想问一下雷诺运动F1车队对今年整个赛季的目标和期待?

  Cyril Abiteboul:2018赛季是我们作为厂队回到F1的第三年,今年我们主要有两大任务,第一,我们希望把整个车队进一步组建起来,进一步扩充我们的人员。第二,就是进一步提高我们整个成绩,我们是从2016年的第9名到去年的第6名,我们希望今年有更加好的战绩。

  腾讯汽车:所以您是把红牛车队当作竞争对手,而不是看作是客户车队,是这样吗?

  Cyril Abiteboul:在F1赛场里,所有其他9支车队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所以红牛也是。但雷诺在征战F1的这41年中,以厂队身份和引擎供应商身份参加大赛,这两条路我们其实一直都是同时在走的。所以他们既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作为引擎供应商,我们对于我们的客户是尽心尽力的,无论是我们自己的厂队还是我们的客户,我们提供的产品都是相同的。可能像法拉利、梅赛德斯会把最好的引擎留给自己,但是我们在引擎供应方面,我们对于我们的客户和我们自己厂队是一视同仁的。

  腾讯汽车:雷诺、迈凯伦、哈斯以及印度力量在我认为属于今年的第二集团,雷诺作为厂队,它在第二集团的优势在哪里?

  Cyril Abiteboul:跟你刚刚提到另外三支车队来比,我们最大的竞争优势是我们是一个厂队,我们生产的引擎最适合整个赛车底盘的,这两个是可以实现最大的融合,而且我们的工厂在方面有很多资源可以互相调配的。但是作为厂队,我们可以看到,比如梅奔车队或者红牛车队,他们也是要经过许多年不断地去进步,才能够达到世界冠军的级别。梅奔车队用了五年时间,红牛也用了四五年时间,所以我们现在目标是不断的去进步。如果你想要拿到世界冠军你要不断去预期将来整个F1的规则会怎么改,要有一个前瞻性。现在是F1在2021年会有一个规则上大的修改,我们现在也是跟着将来的政策和规则去不断调整,希望到时候我们能够走在别人的前面。

  腾讯汽车:对中国站的阴雨天气,车队有没有针对性的调教或者特别的准备?

  Cyril Abiteboul:每一站都会有不同的调教,这一站会有比较大的差异。倍耐力提供的轮胎选择往往是有连续性的,比如有中性,有软胎,就直接跳到了极软胎,超软胎没有,所以这个在我们策略上选择就比较难,因为我们要考虑到排位赛和正赛之间怎么样去做一个权衡。对于明天正赛轮胎如何选择,我们从今天下午就要开始想排位赛应该用什么样的,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也希望我们可以克服这样的挑战。

  腾讯汽车:雷诺运动部门的F1团队和FE团队之间平时有没有什么技术层面的交流和沟通?这两个团队是独立运营的,还是在一起工作?

  Cyril Abiteboul:这两个车队本身运营上是独立的,但是在技术层面上有很多交流,特别是在动力方面。FE赛事初创的时候,雷诺提供了很多整个赛车的资源。在FE第四赛季之后,我们会把FE车队转交给日产,让他们接替我们来运营,雷诺会继续转移相关技术,希望他们充分利用我们技术上的优势。

  腾讯汽车:雷诺学院目前的进展如何?尤其是在培养中国选手方面,比如像孙越扬,有没有加大力度,提升F1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

  Cyril Abiteboul:雷诺运动赛车学院已经成立两年了,目标是培养年轻车手,帮助他们进入F1。筛选的最主要标准,就是看他战绩的表现。在培养年轻车手方面,我们每年在人员上也会有些变化,我们每年年初会为每个小车手制定今年具体是参加哪一项比赛,目标是希望能达到怎么样?如果在年末他能达到这个目标的话,他可以继续留下来,我们第二年再制定新的目标。刚才我们提到,上周末在雷诺2.0欧洲杯上,雷诺运动学院的三个车手也是在里面取得了第一第二第三的成绩,战绩是非常优秀的。这也可以看出学院的人才选择,整个培养过程以及效果还是很好的。对于中国车手孙越扬来说,他去年也是达到我们的预期目标,所以他今年继续留在这边。我们一直是很希望我们能有一个中国车手,可以留在整个雷诺运动,甚至进一步进入F1,但是最关键还是他要用他的成绩来说话。

  腾讯汽车:雷诺举办的这些赛事,有没有对雷诺在中国乘用车市场有推进作用?

  Cyril Abiteboul:雷诺作为一个品牌其实参与赛车活动也是有近百年的历史。我们在欧洲市场也看到,整个赛车运动参与对于提高品牌的知名度,提高消费者的购买意愿都是很明显的作用。我们在全程都会有一些相关的数据去监控和效果的证明。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在欧洲成熟市场看到有具体的效果,在中国我们也可以期待会有同样的效果。这个当然要结合雷诺在中国的产品供应组合,以及价格等整个战略。但是我们觉得它可以提供帮助。具体的我们也可以采访总裁,继续深入聊。

  腾讯汽车:像中国大奖赛这种背靠背的比赛,对于车队最大的挑战性在哪里?车队是更喜欢大量的背靠背比赛(注:也就是两场比赛中间只间隔一周),从而可以有更长的夏休期,还是像比较传统的那样,每两周进行一场比赛?

  Cyril Abiteboul:作为一个车队,我们无法来决定安排有背靠背或是两周一赛的,我们没有太多话语权,我们需要听从安排。背靠背这样跑的话,对他们整个身体负荷来讲也是很大的。其实整个赛程上我们是更加希望是重质不重量,不是说比赛越多越好,我们更加希望能够去到一些特别好的城市,能够去到特别好的地方。

  腾讯汽车:加Halo光环保护罩这个对赛车的重量会有影响吗?他们是怎么应对的,经过两轮比赛以后,赛车在保护罩的运行方面有什么样的评价?

  Cyril Abiteboul:增加保护罩的政策是今年晚一些时候出台的。因为政策出来的比较晚,相对于整个进程来说,我们需要非常迅速地融入到我们的策略当中。但是还有一点,它的出台对所有的车队一样,是一视同仁的。我们做了很多相关的研究和测试来应对这一方面的变化。像开始看到的,我们是特意增加了一个向上的翼翅,或者说装置,能够让进气更充分。

  关于车重这方面的影响。应当说光环的影响对每个车队都是一样的。我们受的影响可能会大一点,就是我们有非常好的车手,我们的车手尼科他车技非常好,但是带上整个装备之后,体重可能有点相对其他车手来说没有那么大的优势,所以我们专门为他做了一些调整,来应对这些政策。

  腾讯汽车:我们也知道在F1赛场上有时候规则也是瞬息万变的,针对赛场上的规矩发生变化的时候,雷诺运动赛车部应对的流程机制是什么样子?

  Cyril Abiteboul:总体来说,集团很大,主要是负责乘用车这一块业务比较多。但是在关于F1的一些赛事,或者规则制定方面的变化,我们会跟我们的上层进行探讨。包括我们的执行管理部门,还有和营销部门都会做一个探讨。另外我们集团的CEO也会具体给到一些指导性的想法。关于具体怎么运作?每一个部门或者说每一个不同的公司分制是有具体的一些,非常精准的程序走的。所以总体而言,我们因为是做赛车,集团是负责市场的乘用车,或者是说大众化的这些车,所以还是会有一些不一样的。

  腾讯汽车:F1对预算都卡得很严,法拉利都有很大的反对意见,雷诺这边怎么看?

  Cyril Abiteboul:我们关于成本这方面的影响,主要是因为现在F1的新东家那边以后会掌管,所以现在F1赛事的这些框架,相关的政策,在2020年的时候应当是最后一档。过了2020年,新出台的,包括在各方面的成本,还有资金方面,政策方面的紧缩,都更加的严格。我们针对这一块,也是想找到很好的,在战略上能够平衡一些的关键要素,包括我们赛车的技术肯定需要提升,F1有它的价值,F1的价值以及F1大赛的品质,与有车手的费用,还有工程师这类的费用我们都会做综合的考量。当然,车手是个核心,因为车最后的成绩是由他们赛出来的。我们会就这些新出台的政策,再综合所有的因素,制定更好的策略来应对,以便更好地与顶级车,像梅赛德斯、法拉利,和他们来抗衡。我想在这个赛事里,我们在合适的时间点,应当能拿到我们我们应该获得的成绩。

  腾讯汽车:前两天温度比较低,比较潮湿,今天又是一个晴天,想问一下在车队里面有关气象预测,包括应对策略的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有多少人来负责天气这一块?

  Cyril Abiteboul:我们天气预报的服务一直向一家法国的公司购买的,我们不像其他车队有个或大或小的小组专门观测天气,像这个组在这个位置,那个组在那个位置,去观察它的雨量或者温度什么的,我们团队里面没有具体的小组,我们就是跟这一个法国的公司购买。但是我们是有一个战略团队,他们会去关注天气预报这一块,从而做出一些具体的决策。现在看起来,今天的天气是比周五、周六都更加好一些。针对这样的天气我们要考虑如何选择我们的车胎,尤其是针对上海的赛道,它的弯角很特殊,弯角跟其他赛道会不太一样,所以我们要考虑好怎么让我们的胎和战略更好地融合,我们过一会会看一看是采用一次进站式的战略还是两次进站式的战略。

  我们车队里会对赛车进行监测。比如像跑了5圈,我们在起跑5圈之后,有相关的专业人员来监测,评估一些天气、空气对车的影响,这方面是跟其他车队是差不多的。我们在前面两天的时候也考虑了可能会有天气的影响,我们用胎的时候也都把这些考量加了进来。在昨天的比赛当中可以看到,针对天气我们用胎效果是不错的,可以差不多坚持10到15圈。在整个这个周末,我们要平衡排位赛和正赛,对赛车的轮胎要做综合考量。

  腾讯汽车:雷诺对于赛车手的培训机制是什么样子的,请介绍一下?我们刚才了解到有一位中国的选手孙越扬,未来雷诺在中国是不是还有一些选拔的计划?

  Cyril Abiteboul:我们会帮助我们的新车手和老车手的环境融合在一起,因为这样的一种相融是很重要的。新车手才能感受到很专业的环境。我们会车手关于职业发展的建议。因为对于年轻的车手而言,他有很多选择的空间,无论是参加什么赛事,还是进入哪些车队,他们的选择会特别大。这时候如果在这方面的指导明确的话,他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第二方面,我们会给他们具体的体能训练的指导,会给做哪些体能训练的一些相关的体系指导。因为赛车对车手的身体素质要求是挺高的,这块我们会有持续性的计划给他们。第三点,我们会有心理上的指导,教练在心理层面,还有相关专业技能这方面给新车手进行指导。再有就是我们有一个雷诺运动学院,这个学院是我们专门出资来帮助,或者说来促进年轻的车手能够去参加一些赛事。我们来出资。我们会给他们制定相关的一些赛事的目标,他如果实现之后,我们第二年会继续支持他,让他再往上一个阶层冲刺,我们会有这样类似年指标的感觉,然后会特意去培养15到16岁这些年轻的,非常有潜力的赛车手。

  腾讯汽车:咱们今年的引擎怎么配额,从4台变成了3台,对雷诺引擎的挑战是怎么样的?

  Cyril Abiteboul:引擎的减少一方面主要是为了减少客户的成本,所以把它的量减下来的,实际上它并不是非常好的政策,并没有给性能带来更好的推动。而且这个对我们来说,对我们轮胎的厂家来说会是更大的挑战。所以我们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尽量想用我们引擎的拓展性或者依赖性,可靠性更加增强,我们做了一些测试,让它尽量能够持续延长到7千公里这样的一个耐力性。如果大家知道的话,04年的时候从F1赛车,我们就对这方面也是看到有很多的挑战,而且在F1正赛方面也是一直有相关的变动。之所以叫F1,还有它的政策要求也是最高的,我们同时也是要去满足政策方面的要求。在可靠性方面,我们昨天在排位赛的时候,看到引擎的依赖性、持久性还是不错的,我们跟竞争对手,像迈凯伦之间的比拼也看到了一些成效。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也是看到有一个性能方面是出现了状况,表现得并不是特别好,看一下今天能不能做一些更好的调整,在这方面效果会更好一些,其他方面都是不错的。

  腾讯汽车:今年增加了halo,对咱们的比赛,车手的视觉,或者对车重的影响大吗?或者你们喜不喜欢halo的影响?

  Cyril Abiteboul:Halo光环保护罩的政策是处于安全考虑,对所有的厂家,还有车队都是一样的要求。而且这个保护罩提供供应商也是同一家供应商,这方面看起来是一视同仁的。只是说这个政策出来的比较晚,所以我们要尽快融入到我们已有整个车的体系和策略当中。考虑到车手的视觉这一块,总体而言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主要是有两个小的方面,一方面关于灯光,光感车手这方面需要调整车的一些位置,可能会有一些小的影响。然后在F1赛道上,在有一些坡度是极速的下去再往上,这时候的视角会有对冲的感觉,这时候到底会不会对车手视角的效果有影响,我们还不是很确定,这有待考察。对于车重方面有没有影响呢?这对我们车队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因为考虑到我们车手尼科的体重,加上他的帽子,所有的设备,穿在身上的设备加上体重是79公斤。我们另一个车手卡洛斯·塞恩斯稍微好一点,他会轻,加起他身上总共的配套设备会轻5公斤的样子。然后我们最重的车手匹配下来可能是比要求高了那么1公斤的样子,但是这一点影响会在明年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明年政策会有点小改动,在整个车重和车手的重量分开来考量,所以总体而言没有太大的一些影响。

  腾讯汽车:您觉得今年赛车的优势在哪里?这条赛道会不会感觉到有些挑战?

  Cyril Abiteboul:就我所知,我觉得我们车针对这个赛事来说,挑战不少。目前我们是属于中游的车队位置,我们现在去抗衡很强的一线的队伍,还不是很好的时机,我们明年是这样的计划。至少我们在中流的车队里面,或者整个车队里面我们进步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差不多是最快的。因为我们做的车也是要考量引擎的动力,还有下压力,还有阻力,相应的该增的增,该减的减。还有这边的弯道有它的特殊性,我们在下一次应对的时候也会加强怎么更好的处理这边的弯道,很多时候对我们车的车胎的考验是非常高的,很容易让车胎磨损,我们的计划是一步步更好的,在合适的时机冲顶。

猜你喜欢

“沃尔沃汽车杯”第十一届清华EMBA网球团体邀请赛开赛在即

4月30日,由北欧豪华品牌沃尔沃汽车赞助的“沃尔沃汽车杯”第十一届清华EMBA网球团体邀请赛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在此次发布会上正式宣布了本届赛事的赛制以及赛事安排,正式拉开本届

2019-07-08